公司新闻

标题: 又到过年, 少不了要打几场麻将应景。
发布时间 2018-08-23 13:47 浏览数
        说起麻将,这144只魔鬼,魅力无穷,多少人为他们废寝忘食,焚膏继晷,死而后已。我跟他们初相识时,也是兴味盎然的。可是现在已经只剩下过年被迫跟几个鲁肉脚,打几场赌金小到令人昏昏欲睡的牌局外,几乎不知「为何而战」了。想到这个过程,不免有些遗憾。
 
        我一直对我老妈的牌技景仰不已。大家都感觉得出来,往往麻将初学者的运气是最好的,乱打都会赢,过了这个时期就要凭本事。但老妈从初接触麻将开始就战无不胜,即使过了初学班,进入麻将高手的行列,她依然是赢多输少,彻底粉碎所谓「十赌九输」的说法。其原因不外是她非常精于掌握进牌数的计算,以及牌局中每只牌的动向,并且从其他三家的取舍牌中猜测出他们的牌型和大概要的牌只。在我小时候,好多年的时间里,老妈就靠着打牌,为家里度给许多经济上的难关。
 
        有我妈这个名师指导,尽管我不像她那么具有慧根,但是也可以厚着脸皮说自己牌技不凡,至少对打麻将如何快气及稳赢不输的基本概念比一般人都强。可是打麻将这回事向来是三分技术,七分运气的,打得好的人不见得上牌桌就一定会赢,人要背起来,牌技再好,把把放铳都有可能。
 
        在老妈的眼里,家人包括我老爸这个打了几十年麻将的老手在内,通通不是她的对手,跟我们打她觉得又慢又不刺激,以临场教导的性质居多,半放水地打,还是能轻松取胜。通常过年的时候就是这种麻将教学战的时间,另外两家牌脚是我和我弟。
 
        老爸的牌技说实在话并不高明,逻辑有点奇怪,而且年纪大了老花,反应不够快。可是他毕竟经验丰富,而且福至心灵的本事太厉害,手气过人,想什么牌就摸什么牌,动不动就自摸,年年如此,跟他打牌要赢基本上就除非「气」特别旺,不然会被他摸到发晕。
 
        我弟打麻将那简直是个笑话,他不是不会打,而是像在玩游戏一样,把把想做大牌,运气不好时输到脱裤子,运气来了,把把碰碰胡自摸─偏偏他运气好的时候居多,乱打乱赢,屡屡胡绝张,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 
        跟这三位家人打,那真是很挫折的一件事。我空有牌技苦无运气,牌起得再美、再怎么早听牌、听得再漂亮都没有用,就算起手听类似二五八万这种百面胡的牌,最后都会败给卡张和单吊自摸。就算守得住不放铳,每每还是被三人轮流自摸摸到有人生无望之感。
 
        经过这三位家人的锻炼,我到外面打牌应该是无往不利的,然而事与愿违,我的确是不具备麻将的赌运。试过很多次了,不管再怎么按牌理打,再怎么洞悉每把牌局的进行,但是本身不上张就没辄,像在纯陪打一样,徒呼奈何啊!被自摸没办法,我可以做到几乎不放铳,但是很少赢钱就实在很闷。像我这样看钱比较重的人,还是不要打麻将比较好。
 
        其实说穿了,赌博就是一个气势,像我妈怎么打怎么赢,就因为她有赌胆,这是很微妙的,很难用言语说明,总之有在赌博的人会明了。像电视上老在打麻将的徐乃麟,他恐怕就是既有牌技又有气势,其他牌脚还没上桌就被他震摄住了,要赢他就不光是用牌技办得到的了。
 
        自从老爸过世后,老妈出去打了几次牌,刚好都没有像以前那么顺利,她心理上就产生了疙瘩,说:「自从你爸走了以后,把我的牌运也带走了。」赌博就是这样,心里一有阴影,打起牌来真的就会绑手绑脚,所以她也不敢再打输赢大的牌局了,只敢跟邻居打打小牌。然而小赌不刺激,对麻将的兴趣也就不不如前。
 
        我刚刚才跟三位邻居打完一场冗长沉闷的牌局,我还是一样,牌运欠佳,闭着眼睛打都可以不放铳,却还是不上张的老问题,把把美牌,一张都不来靠,连大字都碰不到……。这三位今天运气也欠佳,其结果就是一直黄庄,要不就是他们三个互相胡屁胡。打到我哈欠连连,真想一人发两百元给他们说:「不要玩了好吗?」算数。
 
        回想起有几次运气来时的正常表现,把把自摸,连庄连到疯的快感,什么时候能重温呢?也许就是今夜,所以还是……上桌吧!
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