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传中心

标题: 遍布街巷的棋牌室--镜头后的眼睛
发布时间 2018-07-06 15:38 浏览数
   现在社区里闲人多,下岗的,退休的,无业的,文化水平不高,不爱去文化馆、图书馆,爱去棋牌室。
 
 
   宣南地方的棋牌室里没见到什么下棋的,主要是打麻将。主要盈利模式为按时计费或者按“锅”计费,也有“抽头”的,给麻友提供饭、茶、烟等还能赚一笔。
 
这是宣武区盆儿胡同的一处棋牌室。
 
法源寺西面的小胡同里。
 
牛街社区。
 
前面卖烟酒,中间是台球厅,最后才是打麻将的地方。
 
这家棋牌室就开在居民楼的地下室。
 
   1996年文化部下过文件,要求加强对新兴娱乐项目管理,棋牌室算在其中。那时的棋牌室大多是宾馆饭店附设,独立开设的很少,管理部门也怕外面人说开赌场。后来的《娱乐场所管理条例》不再把这类场所划在文化部门,别的部门也不大讲究什么宏观调控。开棋牌室好像没什么特别的硬件要求,营业面积呀,地理位置呀,我看到的都十分逼仄。取得这种营业资格,首先是要罩得住,其次还是要罩得住。我去牛街办事处政务大厅咨询办照,让人家一下子顶了出来,现在不再批。据说停批以后,拍照转手价格飙升到10万元。
 
   我看这一带棋牌室比网吧多得多,其他地方料也如此。北京市有1400家网吧,棋牌室决不止这个数。为什么没人紧盯着棋牌室?一是没有中小学生来玩麻将,二是数额大的赌博决不在这种简陋地方,三是这些中老年朋友实在高雅不起来。
 
 
    还有些人不愿意花钱去棋牌室,干脆就在立交桥下面鏖战,晚上散摊连桌子都不收,第二天还要接着干。
 Top